從合夥創業到對薄公堂,馬斯克與奧特曼這幾年有啥爭論

從合夥創業到對薄公堂,馬斯克與奧特曼這幾年有啥爭論

3月3日消息,在人工智能領域,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和薩姆·奧特曼(Sam Altman)都是傑出的先鋒。然而,隨着時間的推移,他們現在分別領導着互相競爭的人工智能公司,並開始公開指責對方。那麼,這對曾經的好友和創業夥伴究竟是如何走到今天這一步的呢?

幾年前,馬斯克和奧特曼共同創立了OpenAI,該公司現在由奧特曼領導。2018年,馬斯克離開,並在最近宣佈成立了自己的人工智能企業xAI,推出了人工智能聊天機器人Grok。

馬斯克目前正在起訴奧特曼和OpenAI,指控他們背叛了公司的創始原則,即以開源和爲人類利益而開發通用人工智能(AGI)的初衷。

以下是馬斯克和奧特曼多年來複雜關係的概述:

2015年,馬斯克聯合奧特曼、硅谷著名投資人彼得·蒂爾(Peter Thiel)、職業社交網站領英(LinkedIn)的聯合創始人裡德·霍夫曼(Reid Hoffman),以及創業孵化器Y Combinator的聯合創始人傑西卡·利文斯頓(Jessica Livingston)等硅谷名流,共同創建了OpenAI。2022年底,該公司推出了廣受關注的人工智能聊天機器人ChatGPT。

根據OpenAI在2015年12月11日發佈的聲明,這些科技界領袖致力於創建一個非營利組織,其核心使命是以“最有可能造福於全人類的方式”推進人工智能的發展。

當時,馬斯克就曾警告稱,人工智能是人類面臨的“最大的生存威脅”。OpenAI的成立聲明中提到:“如果人工智能達到人類水平,其給社會帶來的潛在益處是難以估量的。同樣,如果研發或應用不當,也可能給社會帶來難以想象的危害。”

然而,在2018年,馬斯克選擇離開OpenAI的董事會。OpenAI在一篇博客文章中解釋說:“考慮到特斯拉在人工智能領域的日益關注,馬斯克離開有助於消除未來可能出現的利益衝突。”同時,他們也表示馬斯克將繼續爲OpenAI提供指導和支持。

但據知情人士透露,馬斯克的離開也意味着他放棄了向OpenAI提供額外資金的承諾。這給奧特曼等人帶來了巨大的資金壓力。奧特曼曾表示:“這是一段非常艱難的時期,我不得不重新調整我的生活和工作時間,以確保我們有足夠的資金支持。”

據報道,奧特曼和OpenAI的其他聯合創始人拒絕了馬斯克在2018年提出的公司經營方案。據稱,馬斯克希望獨自掌控公司,以挑戰谷歌在人工智能領域的地位。當他的提議遭到拒絕後,他選擇撤回資金,並正式離開了OpenAI的董事會。

2019年,馬斯克分享了他離開OpenAI的一些思考,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他“不認同”OpenAI的發展方向。他曾在推特上表示:“我必須全心投入到特斯拉與SpaceX的工程和製造問題中。考慮到特斯拉與OpenAI的人才競爭,以及我與OpenAI團隊在某些觀點上的分歧,和平分手似乎是最好的選擇。”

自那以後,馬斯克多次公開批評OpenAI的決策與方向。兩年後,他在迴應《麻省理工科技評論》關於OpenAI內部保密文化的報道時,直言不諱地指出:“OpenAI應該更加開放。”他進一步批評了當時領導OpenAI戰略的達里奧·阿莫代伊(Dario Amodei,現爲人工智能初創公司Anthropic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表示對後者的安全信心不高。

2022年12月,ChatGPT的發佈讓OpenAI站在了風口浪尖。馬斯克指出,OpenAI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有能力訪問推特的數據庫(現已被馬斯克收購)來訓練其聊天機器人。然而,他暫時擱置了這一爭議,表示需要更深入地瞭解OpenAI的未來治理結構和收入計劃。他強調,OpenAI最初是作爲開源和非營利性組織而創建的,但現在這兩者都已名存實亡。

據報道,ChatGPT的巨大成功讓馬斯克感到憤怒。這款聊天機器人因其出色的多任務處理能力,從撰寫論文到編寫基礎代碼等,吸引了大量用戶的關注。馬斯克在2023年2月進一步表示,現在的OpenAI“與我的初衷相去甚遠”。

影/夏立言搭機返台 盼還原漁船事件勿讓惡意螺旋上升

刀破蒼穹 何無恨
惜 花 芷

馬斯克在推特上寫道:“OpenAI原本是以開源和非營利性爲宗旨創建的,旨在與谷歌抗衡。然而,現在它卻轉變爲一個閉源且追求利潤最大化的公司,實際上受到微軟的控制。這與我的初衷完全背離。”

一個月後,他再次重申這一觀點,表示:“我仍然感到困惑,爲什麼我捐贈了1億美元給這個非營利性組織,現在它卻變成了市值300億美元的營利性組織。如果這樣的轉變是合法的,那爲何不人人都這麼做呢?”

央行等三部门就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市场有关事宜征求意见

如今,馬斯克正在將他的不滿轉化爲一場訴訟。他正在起訴OpenAI、奧特曼以及其他聯合創始人格雷格·布羅克曼(Greg Brockman),聲稱該公司近年來的發展方向嚴重違背了其創始原則。

馬斯克的律師在訴訟中明確指出,OpenAI“已經演變成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巨頭微軟事實上的閉源子公司”,並指責其“改進AGI的目的是爲了最大化微軟的利潤,而非爲了人類的利益”。

新日兴现增、发债 募资20亿

對於這起訴訟,OpenAI方面尚未作出迴應。而奧特曼則對馬斯克的部分抱怨進行了反駁。去年,在一檔播客節目中,奧特曼表示:“雖然馬斯克的風格可能不是每個人都喜歡的,但他確實非常關心AGI的未來。我認爲他對人類的未來感到十分擔憂。”

大甲妈祖回銮台中信徒相迎 颜清标:无法躜轿底明年再补

對於馬斯克稱OpenAI已成爲“由微軟控制的閉源、利潤最大化公司”,奧特曼迴應稱:“這些指控大部分都不準確,我想馬斯克自己也很清楚這一點。”

四川攀枝花一冒顶事故致3人遇难 25人被问责

儘管馬斯克在推特上對OpenAI進行了多次批評,但奧特曼仍然對馬斯克保持着敬意,稱他爲自己的英雄之一。在2023年3月與萊克斯·弗裡德曼(Lex friedman)的播客節目對話中,奧特曼承認:“馬斯克現在在推特上用幾個不同的載體攻擊我們。”儘管如此,他補充說:“我相信,他真的很擔心AGI的安全,這是可以理解的。”

奧特曼還透露,他從馬斯克那裡學到了一些“非常寶貴”的經驗。據《財富》雜誌報道,在2023年5月倫敦大學學院的一次演講中,當被問及從多位導師那裡學到了什麼時,奧特曼特別提到了馬斯克。他說:“我從埃隆那裡學到,某些事情確實是可能實現的。對於研發中遇到的困難和技術上的挑戰,不必默認它們是不可克服的,這一點非常寶貴。”

極樂流年 小說

馬斯克也曾簽署了一封有1000多人簽名的公開信,呼籲暫停訓練先進的人工智能系統6個月。這封信得到了幾位人工智能專家的支持,並強調了人們對人工智能潛在風險的擔憂。信中寫道:“只有在我們確信它們的影響是積極的、風險是可控的情況下,才應該開發強大的人工智能系統。”

但據《紐約客》雜誌的最新報道,馬斯克在公開倡導暫停開發更先進的人工智能系統的同時,私下裡卻在秘密打造自己的人工智能競爭對手xAI。

馬斯克曾在推特上短暫取消了對奧特曼的關注,但隨後又重新關注了他。奧特曼還在推特上調侃過馬斯克,因爲後者自稱是“言論自由的絕對主義者”。

星期透視/賴清德如何化干戈為玉帛?

不久前,推特對與競爭對手Substack鏈接的帖子採取了限制措施,禁止用戶轉發或回覆包含此類鏈接的推文。不過,這一政策隨後有所調整。奧特曼在推特上對此進行了評論,他寫道:“言論自由的絕對主義者打了激素。”

馬斯克之前曾自稱是“言論自由的絕對主義者”,並表示這是他收購推特的原因之一。

奧特曼開玩笑說,他會去看馬斯克和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籠中大戰。他說:“如果他和扎克伯格真的那樣做了,我會去看的。”不過他補充說,他認爲自己永遠不會與馬斯克發生肢體衝突。

在談到馬斯克在人工智能方面的立場時,奧特曼表示:“馬斯克真的非常關心人工智能的安全。儘管我們在某些方面有不同意見,但我們都關心這一點,他希望確保我們乃至全世界,有最大的機會取得好的結果。”

此外,奧特曼最近還表示,馬斯克在更廣泛的問題上採取了“不走我的路,就走人”的態度。他說:“馬斯克迫切希望拯救世界,但前提是他能成爲拯救世界的人。”(小小)

云林三大区 中部建商抢推案